首页 > 微小说 >

流沙幻剑

微小说   发布时间:06-16    阅读:

  流沙幻剑

  回目

  第一回、落梅风,流沙幻剑

  第二回、节节高,尘烟退敌

  第三回、清江引,暗流涌动

  第四回、锦园春,一见倾心

  第五回、殿前欢,梅开二度

  第六回、虞美人,珠胎暗结

  第七回、蝶恋花,婉儿有孕

  第八回、风流子,流沙动情

  第九回、寨儿令,鼎立支持

  第十回、阳关曲,宵小毙命

  第十一回、将进酒,风云际会

  第十二回、如梦令,石破天惊

  第十三回、天净沙,心灵感应

  第十四回、太常引,生死与共

  第十五回、喜春来,后继有人

  第一回、落梅风,流沙幻剑

  西湖边,靠近灵隐寺的方向有一条可以两骑并行的大道,这条大道因为从飞来峰下来,就显得有一些陡,从下面往上望去,颇具一种气势。

  这时候,残阳如血,透过稀疏的树枝漏在地上,使得大道上面看上去斑斑点点的,如同撒了一地的散碎金子,煞是好看。

  突然,一骑黑马从湖边疾驰而来。由远而近,只见黑马的背上,一个后背上挂着一柄长剑的年轻男子,正挥鞭急赶着马儿。

  尘烟起处,只听得马蹄声十分的急促,那种雄浑的“嗒、嗒……”声好像在大地上奏出激扬的鼓点。

  突然,这匹马儿发出一声悲怆的嘶鸣,只见它头一扬,前蹄抬起,马鬃毛根根竖立,但仍往前发狂般奔腾而去。

  楚流沙眼见“黑风”突然之间发生了状况,就知道自己肯定是中了埋伏,于是,他紧紧地抓着马缰绳,双腿使劲地夹着马肚子,让自己的身子紧贴着马背。

  全身墨黑的马儿在奔出了大约一箭地之后,突然一下子翻到在地。在马儿倒地的一瞬间,楚流沙凌空一个腾挪,双臂前倾,一招平沙落雁,随即双脚使出千斤坠,稳稳地蹬在地上。只见,楚流沙的双脚落地之时,他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抱住了马儿的头颈,身子随着马儿倒地的惯性弯下了腰,但见一把飞刀插在马儿的头颈上,黑色的鲜血汩汩地冒着,心爱的黑风已然气绝。

  “黑风,我的黑风……”楚流沙悲痛欲绝。一把拔下那把飞刀,站起身来,目光如炬,扫视着路边的一棵棵树冠上面。

  “见血封喉?怪不得血是黑色的,原来飞刀浸有剧毒,看来,自己得小心一点。”楚流沙暗自念叨着,目光仍然一眨不眨地盯着路边那些浓密的树冠。

  风儿起处,空气中瞬间就弥漫开一股血腥味,一股压抑的气息不断地飘向楚流沙的头顶,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全神戒备着。

  风儿摇曳着香樟树的枝叶,“沙沙”的声音,听在楚流沙的耳朵里,他不由得紧紧地皱起了眉头。“该死,还不止一个人?幸亏都不是能够隐藏呼吸的天榜高手。”楚流沙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如电的眼神望着手中的飞刀。

  这一刻,楚流沙仿佛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被动的局面。怎么破局呢?是先发制人吗?但自己能否一招制敌呢?更何况对方还不止一人呢。想到这里,他摇摇头,便决定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

  倒在地上的黑风可是一匹忠实的好马,又且脚力极好,自从楚流沙行走江湖的那一天开始,黑风就陪伴着他,如今,黑风无辜被杀,楚流沙怎能不心疼呢?

  “黑风,等一会我给你报仇雪恨。”楚流沙红着眼睛,喃喃自语。

  这时候,夕阳缓缓地从飞来峰沉了下去,它似乎怕勾起楚流沙心中对于黑风之死的无限悲鸣,于是选择了静静地离去,它离去时轻轻地拂过楚流沙的脸庞,仿佛在他的脸上镀上了一层金色。而楚流沙的背后,不远处的湖面上,此时此刻,湖水就好像浮光跃金,似乎一颗颗神奇的小星星在闪闪发光。

  突然,左边道旁的一棵香樟树上面轻飘飘地跳下来一个全身黑衣黑裤的獐头鼠目的男人,他的手里捏着一把飞刀,嘴里阴恻恻地笑着说道:“楚流沙,你的人也太值钱了,我家小姐悬挂的花红可是五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呢,也不知道我家小姐是怎么想的,她既然那么爱你,为何还要在江湖上花钱悬赏买你的人头呢?”

  楚流沙看着他手上的飞刀,刚想开口骂道,却不想右边靠近山脚的一棵树上面也不声不响地跃下来一个人。这个人还没有落地,就哈哈大笑着喊道:“不死,你总是改不了那份唠叨的臭脾气,你和他啰嗦什么呢?我们只要绑了他去小姐那里领花红就是了。”

  这个人的喊声在相对拥挤的空气里碰撞着,那份内劲的瞬间爆发,在他的面前画出了一条条形同实质般的曲线,端的是惊心动魄。等到他落地之后,他再一次开口说道:“不死,你也太笨了,小姐在江湖上面挂花红悬赏,为的就是不想让他死在别人的手里呗。”

  “不死?不休?江湖高手榜排名地榜三十六的飞刀不死?排名六十七的毒郎中不休?慕容婉儿为了我楚流沙可真是舍得下血本呢?看来我这次见到她,是得和她好好地说个明白了。”楚流沙面对着这两个人,神情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

  楚流沙的话音刚落,飞刀不死首先动了,他向楚流沙冲过去的时候,手中那把飞刀早已旋转着射向楚流沙的面门。

  楚流沙在飞刀快要及身之时,往后一个铁板桥,旋即一招懒馿打滚,背上的长剑已然握在了手中。只见他躺在地上,把长剑击向飞刀,一拨一圈,右脚一点地面,身子凌空拔起,右手长剑前指,往慕容不死冲来的身子急速刺去,而左手中那把从马儿头颈上面拔下来的飞刀同时出手,射向他的心口。

  慕容不死奔跑之中眼见得周身要穴被楚流沙的长剑锁定,额头上顿时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但他终究是在地榜上排名的高手,身手非同一般,危急之际,左脚蹬地,嘴里发一声喊,矮小的身子往上拔起。

  就在慕容不死手忙脚乱的时候,那边的慕容不休随即向楚流沙打出了两枚铁蒺藜。

  楚流沙连忙长剑后撤,往后一挥,护住自己周身的大穴。而此时,慕容不死的身子刚刚拔起,他以为危险解除,右脚顺势踢出,却不想楚流沙后发的那把飞刀这时候不偏不倚地扎中了他踢出的那条大腿。

  慕容不死只觉得大腿一麻,左脚重心不稳,一个趔趄倒在地上,随即,他一把拔下大腿上面的飞刀,想射向楚流沙,可是,定睛一看,他顿时一阵天旋地转,嘴里大声喊道:“不休,杀了他。”

  喊毕,慕容不死就急忙在身上摸索出来一大把药丸,一股脑地塞入口里。“难道我真的会死在自己的飞刀上面?难道师父的话真的是一道魔咒?”慕容不死喃喃自语着,这时候,他的瞳孔正在不断地放大,他后背的衣衫也已经湿透了。

  原来,慕容不死和慕容不休是师兄弟,当年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之后,两人的师父刀王雷震就一再的要求他们德艺双馨。但是,两人后来相继浸淫在用毒之上,刚正不阿的雷震见两个爱徒不听自己的劝告,就云游天下去了,临走之时,他说了一句话:“再不收手,你们一定会死在自己的毒上面。”

  慕容不休不知道慕容不死已经中了他自己的毒飞刀,以为是慕容不死在向自己提示楚流沙的武功高强、剑法精湛。

  而慕容不死尽管已经吃下了一大把药丸,但他明白自己飞刀上面的这种毒是见血封喉的,他望向那匹倒在地上的黑马,长叹一声,说出世间最后的一句话:“师父,徒儿不死不该不听您的话。”

  “哈哈,慕容不死,你杀死了我的黑风,想不到也会死在你自己的毒飞刀上吧?”楚流沙见慕容不死倒在地上,想到为黑风报了仇,顿时觉得心中酣畅淋漓。

  “不死……”慕容不休见师兄被楚流沙杀死,一边大喊着,一边手中的暗器铺天盖地般向楚流沙射去。

  楚流沙手中的长剑舞得滴水不漏,但是,慕容不休毕竟是江湖中盛名已久的毒郎中,没有非凡的本领,怎么够资格上得了地榜呢?

  这时候,只见楚流沙步步后退,突然他脚后跟碰到了一块凸起的小石头,一个趔趄,身子不稳,慌乱之间,肩头就中了一枚铁蒺藜。

  慕容不休见此情景,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朝楚流沙喊道:“你放心,这暗器上面的毒不会让你死去的,其实,你不应该杀死我的师兄慕容不死的,不死是真的死得冤呢,楚流沙,我们只不过是请你去见我家小姐呢。”

  “他死得冤?你不觉得你说的话很可笑吗?”楚流沙忍着肩头的奇痒,皱着眉,开口说道。

  慕容不休望着楚流沙,摇了摇头,再一次开口道:“楚流沙啊楚流沙,你难道真的不明白我家小姐的心意吗?她那么爱你,她会忍心要你的命吗?她在江湖中悬挂的花红除了我们这些地榜的人之外为什么就没有人敢去接?你仔细想一想,我家小姐如果真要你的命,天底下还有谁敢不长眼去和她抢呢?慕容不死那个啰嗦鬼要是想要你的命,凭他的身手,那一飞刀岂会射不中你?我们只是想请你去芙蓉山庄而已,可惜,我的师兄真的被师父说中了。”

  “请我?有你们这样子请的吗?”楚流沙横眉怒目地问着。

  “楚流沙,你想过我家小姐昨晚在飞来峰等你的感受吗?你不会不知道昨天是七夕吧?我们不忍心看到我家小姐那种痛苦的神情,才在这里等着请你去见我家小姐。”慕容不休也是横眉怒目着说道。

  这边慕容不休的话音刚落,那边的楚流沙已经软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手中那柄长剑插在地上,摇晃着,发出刺眼的光芒,这一刻,他迷迷糊糊地看着自己的长剑,仿佛看到了幻尘烟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嘴角上扬,露出一缕笑容,说道:“幻儿妹妹,你来了。”

  可是,此刻,楚流沙的身边,哪里有幻尘烟的影子呢?

  第二回、节节高,尘烟退敌

  而在楚流沙倒在地上的那一刻,飞来峰上面,排名地榜第一的无影剑慕容不鸣面对着血色残阳,自言自语着:“我飞来峰名列江湖二峰之一,可有谁会想得到?飞来峰与芙蓉山庄都是主人为了牵制括苍山和穿岩十九峰而创立的呢?小姐,主人既然让你全面接手江湖事宜了,你放心,慕容不鸣定当统领地榜,竭尽全力辅佐小姐。”

  此时,慕容不休见楚流沙倒在地上,随即往那边快速走过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影闪电般奔来,同时,一道强劲无匹的气流罩向慕容不休的全身要穴。

  慕容不休暗叫不好,脚下发力,身子往后迅速退出那缕气机。高手过招,一出手便能够知道对方的深浅,琢磨着刚才那份强劲的内力,一瞬间,慕容不休的后背已经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子。

  “江湖上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些百年难遇的武学奇才?难道是哪个上古门派放出来历练的弟子吗?要不然年纪轻轻怎么会有如此强劲的内力呢?”慕容不休脑子里飞速转着,双眼却紧盯着这个突然间出现的身着一袭白衣的女子。

  幻尘烟见自己一招逼退了对方,脚下一动,轻灵的身子飞速朝着楚流沙的方向冲过去。

  慕容不休怎能看不破幻尘烟这份小心思呢?只见他右手向前挥出,两枚铁蒺藜便旋转着向幻尘烟的脸庞快速地射了过去。

  幻尘烟在奔跑之中感知到了一种极大的危险正在朝着自己的面门而来,她虽然心系着倒在地上的楚流沙的安危,但不得不身体向左一侧。她明白,如果自己中了招,那么不但救不了楚流沙,还有可能把自己也留在了这个美丽的西湖边。

  “沙沙哥哥,你一个人要上飞来峰,幻儿怎么会不明白你的心意呢?可是,幻儿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去历险呢?你看看,幻儿终究还是迟了一步。”幻尘烟在移动着身子的刹那间,心里暗暗念叨着。

  说时迟那时快,两枚铁蒺藜随着幻尘烟的偏身,恰好擦着她的衣袖射了过去,而后,紧紧地钉入了她身后的一棵香樟树的树干上面。

  幻尘烟知道,刚才自己假如不躲闪的话,这两枚铁蒺藜势必会划破自己引以为傲的脸蛋,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愈发的恼怒起来,恨着声骂道:“你这个该死的家伙,都说打人不打脸,你既然想要毁了姑奶奶的花容月貌,那姑奶奶还是将你留下吧。”

  慕容不休早在铁蒺藜出手的一瞬间就发动了身子,他把一身修为提升到极致,向地上的楚流沙弹射而去。

  幻尘烟右脚扬起,一招单鞭指日,迎向慕容不休攻向楚流沙的身子,同时,身子斜向楚流沙的方向,欲伺机而动。

  “来得好。”慕容不休凌厉的朝着幻尘烟的后背拍出一掌。刚猛的掌劲,把空气都压缩得发出了“啵”的一声。一股冲天而起的热浪,在幻尘烟的身后升腾着,发出一缕缕若隐若现的白色气雾。

  幻尘烟感应到后背处传来的强大气劲,无奈之下,只得暂时放下那边的楚流沙,转身应对着慕容不休凌厉与刁钻的攻击。

  慕容不休的目标是躺在地上的楚流沙,但幻尘烟的目标同样也是躺在地上的楚流沙。这时候,幻尘烟已经不想再和慕容不休继续战斗了,她得尽快带走生死未卜的楚流沙呢。

  “你是谁?你为何要杀死我家沙沙哥哥呢?”幻尘烟剑眉含煞,转过身,喝问着站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慕容不休。

  “江湖中叫楚流沙为沙沙哥哥的,我想只有玉女剑幻尘烟一个人吧?小姑娘,楚流沙暂时死不了,我家小姐不让他死,他怎么死得了呢?我的不死师兄倒是被楚流沙给杀死了,你看他倒不倒霉?唉!往后,江湖中就再也没有不死不休了。”慕容不休说着就大声哭了起来。两人既是芙蓉山庄的同族,又是快刀门的同门师兄弟,一直是情同手足,慕容不死虽然是死在他自己的毒飞刀上面,可是,慕容不休怎能不在心里恨楚流沙呢?否则的话,再给他一个胆,他也不敢把楚流沙弄得昏迷不醒的。

流沙幻剑

http://m.39394.com/html/20190616/792609.html

●【往下看,下一篇更精彩】●

上一篇: 晚秋

下一篇: 流沙幻心

最新微小说

  • 猪与狗的比赛
  • 流沙幻心
  • 流沙幻剑
  • 晚秋
  • 在路口等你
  • 烟花满天,故人归来
  • 围城语录
  • 豪门老公宠妻如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