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微小说 >

烟花满天,故人归来

微小说   发布时间:06-14    阅读:

  原谅青春里的所有年少轻狂,浮生若梦,我们的青春不过烟花一现。

  在老街的梧桐树下,我遇见了那个烟花女孩,她站在梧桐树下,一袭浅绿色长裙,清新傲然,看到我时她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

  我站在原地,看着她一步步走过来,忽然有了一种很恍然的既视感。很久之前,我们曾经走在放学的路上,她说,汪远,你等等我,你走得太快了。我就会驻足,然后转身看着她,慢慢的靠近我。

  那个时候的我们总爱在这条街上胡乱地跑,把街坊的东西撞得满天飞,年少就是好啊,可以不计后果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这应该就是我们青春最亮丽的姿态,张扬而任性。即便过去多年,这条街也依旧沉寂着我们当时最纯真最无邪的笑容。

  如今物是人非,曾经的一切都只是泡影,我们谁也回不到当初的自己。而我,便是摧毁这一切的主人公。

  五年前,我们办好了出国的所有手续,在登机那一天,我毫无征兆地切断了和她所有的联系。

  再次邂逅她想不到是五年之后,时隔多年,她的笑依旧深入人心。

  毛茹,这五年,你过得还好吗?

  我很想这样问,可是到嘴边的却是一句“你回来了。”

  毛茹停下脚步,微笑一下,开口,好久不见。

  我冲她笑了笑,好久不见。

  面对她,我突然丧失掉了语言,她的目光不像以前那么柔和,神色中多了一份漠然与从容,那种感觉似乎就算前面是千军万马,她也能镇定自若。

  如果你面对一个对你背信弃义的人,你还会对她和颜悦色地笑么?也正因如此,她的笑让我有些惭愧。

  而此时,不知为何,我的心底却涌上一丝惶然。

  她望了望旁边的小卖部,转头又看着我,说,你现在怎么样了,听说你进了世界五百强?

  “呵,刚好挤进去了,运气比较好。”我谦然一笑,“你呢,过得…”

  我话还没说完,她的身后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小茹,你要的东西我买好了”

  男子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过来,一脸微笑,他看了看我,审视了两眼,问,小茹,这是你朋友?

  小茹?我突然愣住,曾几何时我也这样叫过。莫非他们是…想到这里,我又重重的嘲笑了自己,五年了,谁会苦守一座城,还是一座遗弃自己的城。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男朋友,苏卿。这位是我同学,汪远”毛茹挽上男子的手,然后转头看向我。

  我笑了笑,和那个男子握了握手,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人多还是我内心有愧,我的气势骤然弱了下来,一时之间,我找不到可以强大自己内心的东西。

  一个人若是处于被动,并且随时会坍塌的境况中,他要做的事情就是优雅的退场。

  我微笑地告辞了他们,转身欲走。

  “怎么,老同学不打算给张名片就走吗?”她突然笑着问。

  我愣了一下,掏出身上仅有的一张名片,她伸手接过,看了两眼,什么话也没有说。

  一路上,应接不暇的风景刺痛了我的眼睛,这家店我和她一起来过,这个公园我和她一起逛过,这块石凳我和她一起坐过。

  我的回忆加速的追赶着我的记忆,那些曾经被时光覆盖的过去,在一瞬之间翻涌而出,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遍又一遍踏伤我的身躯。

  每次烟花绽放的时候我总会想起毛茹,想起那个爱哭的烟花女孩。和毛茹的第一次渊源是因为我抢了她的烟花棒,那个时候我以为地上的烟花棒是别人落掉的,等到我尽情地把最后一根烟花棒放完的时候,一个小女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了上来,我以为她要打我,却没想到她冲到我面前只是哇哇大哭,虽然当时我只有8岁,可是看到她这么蠢萌的动作我还是忍俊不禁。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毛茹,小时候的毛茹很傻很天真,她经常问我,汪远哥哥,你说天上的星星怎么不会掉下来,它们是不是被什么东西挂住了呀。

  我就说,对啊,小茹,就像你没写作业你爸爸把你挂在勾上一样呀。

  毛茹只是哦了一声,几秒之后她似乎反应过来,然后用很无辜的眼神看着我。

  几乎和同龄人一样,我和毛茹也喜欢玩过家家,我和毛茹经常扮演着夫妻的角色,有一次一个比我大一点的男子要抢着当毛茹的丈夫,我就和他打了起来,年纪小小的我身板比较薄弱,轻轻被人一推就倒,被大男孩推到之后我又冲了上去,如此反复,直到大男孩妥协,当时的毛茹看着我被大男孩一次次的推倒,两眼含着泪。那一刻,她突然蹲了下来,手轻轻地掠过我脸,那一瞬间,我心里奇怪的晕染开一种莫名的东西,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是一种情愫。

  小时候我们根本不懂丈夫妻子这些字眼代表着什么,只是觉得这样很好,某一天当这种习惯被打破之后,我们开始惶恐,开始不安,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即将要失去什么,而我们不想失去这种维持了很久的习惯。

  清浅的时光下,一个热切的少年和一个傻乎乎的女孩。

  毛茹的第一次来生理是被我发现的,那是在一颗梧桐树下,当时我看着她被血色染红的裤子,突然想开口,可是脑海里似乎又飘过什么东西,最终毫无矜持的笑了出来。我当时可能想说,毛茹你奶奶的,流了这么多血还不去医院,等死啊!

  毛茹低下了头,可是我分明看见了她微微的笑意。我想,她应该知道这是什么,但又不好开口,所以低下了头。

  大黄狗事件。

  那是一个蔚蓝的天空,我和毛茹在草地上踢球,踢来踢去觉得没意思,这个时候一条大黄狗朝我们大摇大摆的走来,我眼前一亮,决定做一个有趣的实验,于是我把球对准大黄狗,一脚踢了出去,看看它会不会向电视剧那样,咬着球还给我们。

  可惜我猜中了开头,却没意料到结果。

  大黄狗咬着球朝我们奔来,正当我和毛茹窃喜的时候,大黄狗画风突转,放下了球,咬向我们,终于,我在毛茹的哭叫声中领悟了一个道理,一个痛心疾首的道理,那它丫的根本不是我们的狗。

  可能是那天我穿的衣服太多,大黄狗咬了两口没反应,就干脆放弃了,在大黄狗咬向毛茹的那一刻,我双手拖住它的大尾巴,结果大黄狗怒意横生,转头咬住我的手。事实证明不只是老虎的尾巴碰不得,大黄狗的尾巴更不能碰。

  而这一刻,一向胆小柔弱的毛茹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木条打向了大黄狗,边打边哭,“你走开你走开,不要咬我汪远哥哥”

  大黄狗惶于木条,落荒而逃,而我的手,也因此破烂不堪,鲜血直流。在毛茹看我伤口的时候,我突然亲上她的脸。

  那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年纪,一个青春萌动的吻,让两个年少的胸前挂上了灯笼。

  上了高中,我和毛茹不约而同的走在了一起,16岁的毛茹媚态如风,身姿绰约,她不再像以前那般傻气横生,而是清新俏皮,这正是青春带给我们的馈赠,由一切不好转为一切优良。而我也从当初稚气未脱的模样变成现在衣冠楚楚的大男孩。

  当然,我和毛茹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交往着,偶尔也会有点小摩擦,比如她看见我和班上的某位女生聊天,当时她不声不响,一过后便是各种爆发,各种暗示,如果她看见我给一位女生吃话梅,她会让我买十包话梅然后一声不吭的扔给我,让我一颗一颗吃完,直到我自己恍然大悟,坦白交代。

  更有一次,那天我参加了篮球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有个女生给我买了一瓶水,晚上我就看见毛茹提着沉甸甸的袋子交给我,我接过一看,顿时晕了,里面装的是十瓶矿泉水,经过以往的经历,我这次学聪明了,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迅速交代了我今天喝了一瓶女生送的水,毛茹看我这么快就交代了,她狐疑地看着我,似乎觉得我有猫腻,于是就罚我喝掉三瓶矿泉水,我当时有种想要跳海的冲动,天啊,神啊,不带这样的,我都交代了。那天晚上我含着泪喝完了三瓶矿泉水,并且我领悟了一个痛定思痛的道理,下次我要让女生送我巧克力吃,这样毛茹就会买一大堆巧克力给我,对于我最爱的食物,那个时候我肯定全部吃掉!!!

  而后来我才知道这个送水的女孩叫易昕,暗恋了我三年。

  毛茹的身材很曲线,再加上她那张娇丽的脸,追求她的自然不在少数,所以我也经常吃那些男生的醋,不过我知道这都是毛茹故意这样的,因为她告诉我,如果我下次还敢和其他女生交流,她就会和她的追求者约会,果然有一次,她晚上出去和人看星星,并且拍下视频刺激我,也因为这样,我才收住了这张花言巧语的嘴。

  不过我们也有真正生气的时候,还是要说到那个给我送水的女孩易昕,她为了向我表白,在我们男生宿舍牵着一大堆气球向我告白,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我手足无措,想到唯一的事情就是拒绝,没想到易昕哭了起来,迫于室友的压力我抱了抱她,并祝她找到她的如意郎君,于是她就淌着泪花飞出了宿舍。这一件事情传到了毛茹的耳朵里,我自豪地认为毛茹会大大褒奖我,有我这么一位用情专一的郎君。却没想到毛茹因为这个生了我整整一个月的气,她固执的认为我对易昕是有感觉的,否则不会轻易的去抱一个陌生人。

  突然想起一句歌词,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一直以来,我向来都惧怕鬼魂灵异事件,这可能源于我上初中的时候看多午夜凶铃和咒怨,小时候总听大人们说,要多看恐怖片,这样胆子才会变大!现在看来,纯属扯淡。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黑色的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我刚为毛茹买完薯片,路过一排香樟时,突然听到诡异的声音,不禁联想到贞子,顿感毛骨悚然,于是我往背后一看,差点没吓晕,我看见一个穿着白色飘衣的人在树上飘来飘去,妈啊,吓得我扔下薯片就跑了。之后我才知道,它奶奶的,那是一件被人从楼上扔下来的破衣服,恰巧它大爷的就挂在香樟树上。

  后来,毛茹在庙堂里给我求了一块开过光的玉雕,并且浩然正气地告诉我,世界上根本没有鬼,一切都是我的臆想。那一刻我突然特别景仰她,觉得她是普照众生的神,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她不怕鬼。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彻底颠覆了我对毛茹的景仰,万圣节的那天,我买了一套幽灵装,并且半夜约毛茹去河边放灯笼,一切准备就绪后,我带着道具隐藏在河边小树林,在月光的映衬下,我的幽灵装和道具充分的发挥出来,一会阴风阵阵,一会诡异的空灵般叫声,然后我就突然站出来,在毛茹可视范围里像贞子一样晃来晃去,也许是我演得太像了,把毛茹吓哭了,没过两秒,她就晕了。

  当然,我没有告诉毛茹那个鬼是我扮的,打死我也不敢说啊!经过这个,她两眼泪汪汪并且可怜兮兮地告诉我,汪远,昨晚我看见鬼了,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然后她就抱着我哇哇哭了起来,如果她看见我在她背后撒手人寰地笑,我想她肯定不会只让我喝十瓶款泉水,而是十桶!

  那天,我的笑差点憋出内伤。而我也终于明白一件事情,毛茹她丫的真能吹。

  之后,我也去庙堂里为毛茹求了一块开过光的玉佛。

  在天桥上,我告诉毛茹我的理想,我说我想考斯坦福大学,毛茹撩了撩她的长发,用和平常不一样的语气说,妞,你到哪,大爷我追到哪。

  我差点没吐血,这么男人的一句话居然会在毛茹口中说出来,真是应了那句话,女大十八变!

  一直以来,我和毛茹的成绩不相上下,要么她全校第一,要么我全校第一。也因此这样,学校对我们非常重视,给我们安排了各种面试和笔试,并且向斯坦福投过我们的资料,他们希望我们能进名校,为学校争光。

  我始终没有告诉过毛茹登机那天发生过什么,我想,如果在登机的前一天她没有看见我和易昕在一起吃米线,她会不会放弃斯坦福,然后到处找我?

  登机那天,我在赶往机场的路上,一场车祸引起了我的注意,当我凝神细看的时候,我的泪夺眶而出,我看见我的父母倒在血泊里,一动不动。

  斯坦福怎么能比的过亲人,但对于毛茹来说,却是一个改变人生轨迹的机遇。如果我告诉她,她必然会放弃。我忍不下心和她说分手,唯有断了联系,她才会将一切都联系在易昕身上。

  我想,换做是任何人在我这个位置上他都会做出和我一样的抉择,因为,你爱的人幸福,你便幸福。

  人生真是无常,你永远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会先到来。

  青春是一场无限的追逐,我们在最好的年华里相遇,却又在另一个路口分开。

  过往如云烟,你若执着,烟雾漫天,你若释怀,皆是晴天。

  我站在阳台上,看着那一束束消逝的烟花,怅然若失。除夕的晚上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抽烟,烟雾迷绕的感觉真好,尤其是吐出来的时候,如释重负。

烟花满天,故人归来

http://m.39394.com/html/20190614/792589.html

●【往下看,下一篇更精彩】●

上一篇: 围城语录

下一篇: 在路口等你

最新微小说

  • 猪与狗的比赛
  • 流沙幻心
  • 流沙幻剑
  • 晚秋
  • 在路口等你
  • 烟花满天,故人归来
  • 围城语录
  • 豪门老公宠妻如命